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网络人肉、造谣……出院后的新冠肺炎患者很无奈
网络人肉、造谣……出院后的新冠肺炎患者很无奈

记者在对一些治愈者进行跟踪拍摄时发现,出院后最让他们感到焦虑和彷徨的,并不仅仅是病情本身,还有他人的“有色眼镜”。

网络人肉、造谣……出院后的新冠肺炎患者很无奈记者和严先生的见面约在一处街心花园,此时,距离他出院已经过去了14天,但他的心情依然阴霾。严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经过7天积极治疗,于2月14日正式出院。但就在回家团圆的路上,朋友发了他一则消息:小区里一名邻居把他的所有个人信息在微博上公之于众,并堂而皇之表示自己的“正义”。

本以为就此躲过劫难的严先生,在那刻坠入了小区舆论的悬崖。

他回忆,自己是2月7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母亲身为楼组长,第一时间就在小区业主群里主动告知,并告诉大家,自己全家已经隔离观察。但谁也没想到,随着那次网络人肉后,各种辱骂和造谣频频出现。有的说他们是妖怪,有的则声称要把他们赶出小区。

“看见你,就要骂你一次。”“这人老婆是湖北人!”“他们还办了满月酒,请了很多武汉人!”

种种造谣,让严先生愤慨的同时,更多的内疚。严先生母亲,周阿姨心理已经产生了抑郁、焦虑状态,在采访中,她激动得告诉看看记者,自己担心的早已不是儿子身体,而是楼里是否有发热生病的居民,因为无论是什么原因得病,他们家一定是众矢之的。

说到动情处,周阿姨红了眼眶,她曾是名老师,教书育人一辈子,最恪守的底线就是“诚实本分”,而此刻,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自己,去面对这些无端谩骂指责。“你是我这段日子以来,唯一肯这么接近我的人。”这是她采访结束后,悄悄告诉我的话。

那天,上海露出了久违的太阳,照在母子俩脸上。但他们的心里,仿佛透不进光。

严先生的“新冠后生活”是个例吗?

我们又来到了公卫中心门诊部随访诊室蹲点。这里是新冠肺炎康复者复诊的地方,不过大多数时候,这儿都是"闭门作业"。不愿采访,不肯露脸,记者吃了很多闭门羹,一些康复者坦言,对于抛头露脸他们实在是怕了。

李先生也是其中一位治愈患者,面对镜头他依然选择了回过身子,“知道你家里有这样的事情,别人走到你这里都走得很快,眼光看你和平时不一样。我也是人啊,长了眼睛,看不到吗?”

陈俊,是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专家,也是首位进入公卫中心进行心理疏导的“干预师”。他向记者回忆,当时在院的患者中有半数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和抑郁,大部分就是外界压力和歧视。

“我到现在都记得,有一位外地患者他明明符合出院标准了,但就是要留在医院,后来才知道,他打电话回他老家的村里,说他病好了,要回去了,结果老家村里的人说你别回来,你那个房子我们已经封起来了。”

陈俊说,这种行为叫做“自我防卫过度”。公众由于过分焦虑紧张,而导致了这种情况,那就是在走另外一个极端。

但与此同时,近期各地曝出的治愈后"复阳"、"假阴"等案例,让治愈者、群众心里也很没底。我们到底要如何科学面对?平衡好畏惧与对病毒的谨慎?这就先从公卫中心的出院标准说起。

这是记者在公卫中心拍摄到的“病毒快递员”画面。要知道,患者从公卫出院,那是“高标准、严要求”,患者的血液、咽拭子、排泄物的核酸检测必须两次都是阴性,才能出院。

对此,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解释说:“两次咽拭子,是因为检测时有可能会发生深部、上呼吸道不一样的病毒情况,所以要测两次才能保险。等他咽拭,排泄物核酸都阴性就没有传染性了。”

与此同时,复诊核酸检测也在同步开展。截止至目前,复诊病人的核酸检测量已经达上百份,但均未发现任何一例转阳的情况。

可见,严谨的出院标准,完善的应急预案都在保障患者健康。对此,各方专家提醒,患者本身就是受害者,而非加害者,需要来自社会的关爱和帮助。而公众的歧视和过激反应,其实对个人和社会都有极其不利的影响。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医务部主任、主任医师沈银忠表示:“这些病人,因为担心别人会歧视他,不愿主动到医院进行治疗,影响到这个疾病进一步的防控,所以歧视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社会都是不利的。”

陈俊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一旦患者从焦虑、抑郁状态变成了“心理疾病”,那后果是不可逆的。一方面,他容易产生应激创伤反应,对一个人的社会功能影响很大。另一方面,病人情绪、人生观都会发生改变,变得更极端和负面。

“我们现在要防范两个病毒,一个是新冠肺炎病毒,一个是我们心里的病毒,听一听正规途径的、权威的科学的信息,而且也不用整天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这些上面。”这是陈俊教授给大众开的“方子”。

当然,康复者也需要积极调整心态。目前,不少治愈者已经主动撸起袖子,捐献血浆,希望能给其他病人的治疗做些贡献。对于他们而言,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疫情的过去,等待舆论风口浪尖的终结。

“只有自己做出积极的一面,才能让别人理解你。”“确实谣言也比较多,很多人看到各种各样的信息就自己没法甄别,时间过去就好了吧。”

可是,在采访期间,记者也屡次在问自己,由于新冠病毒,他们已经错过了很多美好,为何,还要他们去等待偏见的散场。

就像严先生所说,“疫情发生时,网上就有人说,武汉人不是病毒,只是倒霉版的我们。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更有这样的体会。”

希望大家都能理解:此刻,我们选择站在什么样的立场看待问题,彼时,我们就会被何种态度对待。

启东信仁电气设备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启东市惠萍镇河湾村十组